第124章 那便捅破这天,屠尽谪仙!_欢迎来到魔修世界
书荒啦文学网 > 欢迎来到魔修世界 > 第124章 那便捅破这天,屠尽谪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4章 那便捅破这天,屠尽谪仙!

  第124章那便捅破这天,屠尽谪仙!

  剑宗,

  山巅,剑冢,

  剑宗首席大弟子王破,带着杨刚强行撕裂空间而至。

  杨刚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连衣衫之上都出现了道道裂痕。

  撕裂空间过于危险,杨刚修为太低,哪怕是王破也护不住他,更何况,王破这厮摆明了是要给杨刚尝点苦头,根本就未全力出手相护,

  杨刚凭借法体双修的强横肉身,居然能够硬生生撑住,倒是远远超出王破预料。

  杨刚也懒得跟王破计较,直接举头望天。

  只见,

  剑宗上空,万把灵剑正排成长龙,剑冢之内依旧还有源源不断的灵剑涌出加入其中,

  剑气冲天!

  天枢子满脸都是凝重,解释道:“丁瑶乃天生剑体,此时已经到了重塑剑体最为关键的时候,我剑宗上下愿全力出手,你的天雷双剑,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杨刚微微颔首,心念一动。

  【铮】的一声,

  天雷双剑自储物袋内冲出,自杨刚周身游弋一圈,直冲云霄。

  剑气,

  愈演愈烈!

  与此同时,

  【轰隆隆】天空当中,天雷阵阵,雷声滚滚,狂风大作!

  劫云,

  正在疯狂酝酿!

  杨刚忍不住眯起了双眼。

  这幅场景,似曾相识,这是天劫临世的征兆。

  也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倩影,自剑冢之内,缓缓停了下来。

  这一刻,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瞬间吸引,甚至,就包括天空中正在快速飞行的万把灵剑,也猛地停了下来。

  是丁瑶。

  多日不见,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杨刚突然觉得丁瑶有些陌生。

  不,

  不对,不是错觉,就是真的变得有些陌生!

  准确的说,

  丁瑶的肉身似乎真的进行了某种蜕变以及重塑,变得比以前更加漂亮,甚至完全可以说是明艳!

  关键是,

  此时的丁瑶,实在是太【冷】了!

  如果说以前的丁瑶,是因为主修北方大雪山《冰心无情道》的缘故,才会满身都是冷漠,

  那么现在,

  这种冷,就仿佛是从骨子里绽放出来的,就仿佛是与生俱来!

  她,

  就像一把剑,冰冷,且无情。

  【轰隆隆】

  随着丁瑶的出现,天空中的劫云酝酿的速度变得愈发猛烈,雷鸣大作!

  丁瑶扫视一圈,最终,将目光对准杨刚。

  一眼,

  就一眼,杨刚只感觉浑身冰凉!

  杨刚踏前一步,张嘴欲言,

  丁瑶言简意赅吐出两个字,“无妨。”

  话落,

  丁瑶负手而立,缓缓抬起头,看了天空中的劫云一眼。

  依旧还是一眼,

  丁瑶看了劫云一眼,天雷滚滚的劫云,在这个瞬间,突然停滞了一瞬。

  一瞬的时间,

  真的很短,但,对于丁瑶而言,足矣。

  “破!”

  不见丁瑶有任何动作,但,随着丁瑶一语既出,万把灵剑自剑宗环绕一周,携雷霆之势,

  直冲云霄!

  “碎!”

  万把灵剑攒射而出,将劫云当场给攮了个千疮百孔,碎的七零八落!

  “斩!”

  万把灵剑骤然汇聚在一起,一去不返!

  如,

  长虹贯日!

  【轰】

  【轰】

  【轰】

  伴随着阵阵轰鸣,劫云也好,雷鸣也罢,尽数溃散!

  丁瑶出过首日,

  吐出三个字,酝酿已久的天劫,尽数烟消云散!

  静,

  整个场间,鸦雀无声,死一般沉寂。

  这一刻,

  哪怕是强如剑宗七峰首座,同样也是目瞪口呆。

  东方剑宗,

  六大顶级修真门派之首,自不可能缺少渡劫期,他们也曾亲眼见过剑宗顶级大能渡劫,但,在此之前,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轻松惬意就能渡过天劫,甚至把天劫给直接斩碎!

  可现在,

  丁瑶却偏偏做到了。

  杨刚遥遥看着丁瑶,嘴角突然浮现出一抹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笑意。

  之前他以法体双修+五行齐聚强行入元婴那会儿,也曾引来天劫,而且,为了渡劫,他付出了无比惨重的代价,甚至需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无比的凶险。

  也正是因为如此,杨刚眼看天劫降临,才会那般担心丁瑶。

  现在,

  丁瑶不但平安渡过天劫,而且还如此轻松惬意,杨刚心里头没有丝毫嫉妒或者不平衡,只感觉到无比的快慰。

  事实再一次证明,

  丁瑶真的是杨刚抱过的最强富婆,没有之一!

  王破最是看不惯杨刚嘚瑟,无比吃味说道:“是我小师姑厉害,又不是你,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杨刚点头回道:“嗯,的确不是我,但是我老婆。”

  王破:“?????”

  杨刚转身望向王破,“按辈分,你得喊我一声小姑父,我可以原谅你对我的无礼,没关系,过阵子我让丁瑶再给我生个儿子,到时候,我儿子就是你小师弟,你说,你得喊我什么?”

  王破:“……”

  凸(艹皿艹)!

  王破转过身去,心知杨刚纯粹是在故意恶心他。

  杨刚从来都不是什么纸片人,他一直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小心眼,

  王破之前撕裂空间敢故意让杨刚尝尝苦头,杨刚现在就敢立刻用他的方式还回去。

  与此同时,

  随着劫云被丁瑶硬生生斩碎,天际再次变得晴空万里。

  但,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随着劫云散去,天道洗礼正式降临,道道霞光从天而降,似是要对丁瑶进行某种重塑。

  然而,

  丁瑶言简意赅吐出一个字,“滚!!!”

  【轰隆隆】

  万剑齐发!

  道道霞光,直接被攮了个透心凉,齐飞扬!

  天道洗礼?

  渡过天劫之后的天道馈赠?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存在?

  咱丁瑶根本不屑于要!

  天枢子忍不住低声呢喃道:“一个女子,何至于如此霸气?”

  杨刚忍俊不禁,直接插话道:“我老婆,就是如此霸气!”

  “?????”

  天枢子当时就不乐意了,“你老婆咋了?她还是我小师妹呢!”

  杨刚撇了撇嘴,“像你这种万年单身狗,你懂什么?”

  天枢子气得吹胡子瞪眼。

  也就在这个时候,

  剑宗上下,万把长剑,突然开始溃散,散落到丁瑶周遭,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囚笼!

  【万剑阵】

  此乃剑宗最强剑阵!

  一把把长剑就那般扎在地上,以丁瑶为中心,隐隐拱卫着丁瑶。

  与此同时,

  数之不尽的剑意以及剑气,自剑冢汹涌而出!

  大多数都直接灌入丁瑶体内,

  正式开始为丁瑶重塑肉身!

  这,

  就是天生剑体之威!

  随着剑意与剑气的涌入,丁瑶的修为境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迅速降低,

  与此同时,

  她身上的剑意,却越来越强,且愈演愈烈!

  直到最后,

  丁瑶与杨刚之前一样,直接跌到练气期,而她身上所有剑意以及剑气,也瞬间内敛,再也没有一丝外放。

  很明显,

  丁瑶也需要重修,方能真正重回巅峰。

  这里所谓的巅峰,

  恐怕绝对不是指的元婴期!

  她的巅峰期,是整个剑宗最强的剑,没有之一!

  换句话说,

  单论杀力,巅峰期的丁瑶,本就是天下第一!

  “散!”

  丁瑶微微一抬手,剑冢之内的剑意与剑气,直接对周遭万把灵剑开始进行二次洗礼!

  这种洗礼,

  会大幅度提升灵剑品阶,对于剑宗门徒而言,是一件天大的幸运。

  天枢子朗声道:“小师妹,这本就是属于你的,无需理会旁人。”

  丁瑶平静回了两个字,“无妨。”

  她依旧满脸冰冷,甚至可以说是淡漠,并且惜字如金,可她却愿意馈赠剑宗,

  一方面,她本就是剑宗一份子,

  另一方面,自也是在为杨刚偿还之前欠下的人情。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刻钟的样子,

  剑冢之内,再也没有任何剑意与剑气降临。

  少数灵剑重新飞回剑冢,

  更多的灵剑,则各自回到了各自主人手中。

  杨刚握住天雷双剑,或许是因为剑意与剑气增加的缘故,感觉似乎比之前要重了些许。

  天枢子捋须,一脸老怀甚慰的看着丁瑶,“小师妹,摇光峰首座的位子,一直都给你留着,现在,也该重新交到你手里了。”

  上万名剑宗弟子手持长剑,齐齐单膝跪地行礼,“恭迎小师姑归位。”

  丁瑶稍稍沉默了一瞬,淡淡说道:“你无需用剑宗束缚住我,你理应知道,若仅仅只是重回巅峰,开不了这天,更屠不了仙。”

  天枢子脸色微僵。

  丁瑶缓缓走到杨刚身边,“上一世,我已经输给过这所谓的贼老天一次,这一世,我绝不会重蹈覆辙。”

  天枢子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所以,你是想要……?”

  丁瑶站在杨刚身畔,“我要下山,历练红尘,而且,我跟他之所以走到一起,从来不是所谓的机缘巧合,我是谁,他又是谁,别人不知,你肯定知晓。”

  天枢子沉默了许久,微微一抬手,命所有剑宗弟子全部退下,连王破都没能例外。

  整个长剑,

  除了杨刚,就只有剑宗七峰首座。

  “小师妹,”

  开阳峰首座率先开口说道:“你应该知道,天道已经知晓你的存在,这件事,已经瞒不住了。”

  丁瑶点了点下巴,“这也是我不接受天道洗礼的原因。”

  天玑峰首座插话道:“上一世,虽说小师妹你开天失败,可近十万年以来,你终究是唯一一个可以对这所谓的天道,可以造成真正威胁的人!祂绝不可能放过你!”

  丁瑶抬头看了天际一眼,仿佛在与天道遥遥对望,“可是,我灭不了祂,祂也杀不了我,难道不是吗?”

  天枢子沉声道:“可妖族作为天道走狗,它们势必会代天道杀你!”

  杨刚始终沉默。

  此间所言,都是真正的隐秘,他的确听不懂。

  其实说起来事情非常简单,

  有个词叫做【替天行道】,可在这个修真世界,却是最为讽刺的一个词汇。

  不管是无法修炼的凡人也好,亦或者是修为通天的合体期顶级大能也罢,

  归根结底,他们都是被【圈养】的!

  整个修真世界,

  本身就是一个偌大的囚笼,就跟人类豢养牛羊,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牛羊养到某个程度,就会被拉出来宰杀,

  人族修士到了渡劫期大乘期,也会面临同样的风险。

  说穿了,

  他们都是所谓天道所谓仙人的【养料】罢了。

  妖族是干什么的?

  它们就像人族养牛羊时,放在羊圈旁的猎狗,本就是负责看守人族。

  若说【替天行道】,

  说句难听的,妖族才是真特么是在替天行道,何等的讽刺?

  可这就是真相!

  万万年以来,

  人族与妖族势不两立不假,可说到底,人族真正的敌人,终究还是要与【天】斗!

  所以,

  正道练气士也好,魔修炼体士也罢,人族从来没有任何门派敢说自己是在替天行道,谁敢说,谁就是在挑衅整个人族!

  “除了妖族,你还要小心魔修,”

  天枢子横了杨刚一眼,冲丁瑶说道:“普通人只知道正道练气士对魔修恨之入骨,很少有人知道,这种对立,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这样的。”

  杨刚忍不住插话道:“那这到底是为何?”

  天枢子如实回道:“因为魔修的出现,本就是天道的一次实验,一次没能彻底成功的试验品。”

  以前就有练气士与炼体士的区别,最初这只不过是人族两大修炼方式罢了,

  这些年炼体士之所以会被冠上【魔修】二字,就是因为他们开始【掠夺】!

  这种掠夺的能力,

  最初并不是炼体士与生俱来的,而是后来天道赐予!

  按照北方大雪山大长老赵四海,与书院院长马文远的说法,

  天道这是要从内部彻底瓦解人族!

  单出从这方面来看,

  其实这本就已经变相正面,无数年以来,人族修士的强大,已经远远超出那些所谓【仙人】所谓【天道】的掌控,

  若非如此,他们完全不需要妖族出手,更不需要通过魔修炼体士从内部瓦解人族,

  直接降下雷霆,把人族灭了便是。

  其中内情,

  天枢子并未有要继续解释的意思,杨刚也并未继续追问。

  “这贼老天既然已经知晓你转世而来,并且已经确定你的身份,接下来,妖族势必会有所异动,极有可能会从十万大山直接倾巢而出,”

  天枢子凝声道:“如若只是妖族作乱,我们自可从容应对,怕就怕,魔修也会从中作梗。”

  万一人族跟妖族交手,

  魔修直接从背后捅刀子,那特么乐子可就大了。

  话题稍显沉重,

  唯有杨刚满脸轻松。

  天枢子眉头微皱,“妖族虎视眈眈,魔修随时都有可能背叛,我人族内忧外患,如此天下大事,你似乎根本不在意?”

  杨刚想了想,反问道:“与我何干?”

  天枢子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杨刚坦然回道:“我一直都只是一个小修士小男人,家、国、天下,对我而言,太大、太假、太空,我只需要确定,丁瑶在我身边,就够了。”

  天枢子冷笑一声,道:“据我所知,你的红颜知己可绝不只丁瑶一个!若是妖族肆虐天下,你能保证她们每一个都安然无恙?”

  杨刚平静回道:“我说了,我只在乎丁瑶,至于其他,充其量都只不过是露水鸳鸯,能为她们提供庇护的时候我当然会保护她们,可若是事不可为,我随时都可以舍弃掉她们,”

  “我不知道你们谈的这些【天道】【仙人】【妖族】【魔修】之间到底有何隐秘,我也不想知道,”

  “甚至,就包括你们这些所谓的顶级大能,选择我做【持剑人】也好,还是你们剑宗要让我把天雷双剑合二为一也罢,”

  “归根结底,其实我通通都不在乎,”

  “我已经说过不止一次,我从来都不是什么道德圣人,我骨子里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我不想被任何人利用,对你们所说的家国天下同样不感兴趣,”

  “就算有朝一日,妖族真的肆虐天下,人族败北,我还是那句话,与我何干?”

  “这个天下大的很,选择也多的很,大不了我带着丁瑶,找一个穷乡僻壤,挖掘一个洞府出来,平安渡过余生,”

  “你们要愿意拯救天下苍生,那是你们的事情,”

  “我有我自己的选择。”

  天枢子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精彩。

  杨刚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其实有件事我一直都不理解,我听说,剑宗门规,从来都不喜多管闲事,甚至都不允许门内弟子去行侠仗义博取虚名,你们剑宗何时如此把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放在首要位置了?”

  天枢子一副高处不胜寒的模样,叹息一声,道:“因为我们剑宗实在太强。”

  杨刚:“?????”

  不是,

  你搁这儿跟我玩凡尔赛呢是吧?

  “因为我们剑宗太强,甚至完全可以说是人族最强,所以天道也好,仙人也罢,都注定不可能放过我们,”

  “妖族若是从十万大山倾巢而出,首选目标就是我们剑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要摧毁剑宗,就等同于摧毁了人族杀力最强的一把剑!”

  “试问,谁还能挡得住妖族肆虐?谁还有资格开天,屠仙?”

  天枢子淡淡说道:“不是我要把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你有句话说的没错,我最在乎的就是剑宗,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哪怕是为了保护剑宗,我们也必须要出剑!”

  说到这里,

  天枢子略微停顿了一下,看了丁瑶一眼,然后冲杨刚继续说道:“同样的道理,无论你是否愿意,丁瑶身为当世杀力最强的那把剑,她都注定会成为【天道】与【仙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她势必会成为第一序列清除目标!”

  杨刚沉默了下,平静回道:“我还是那句话,我对家国天下没兴趣,我只在乎丁瑶,无论是谁,在我死之前,都别想动丁瑶哪怕一根手指头!”

  天枢子饶有兴趣问道:“若是天道让丁瑶死,若是天上仙人要杀丁瑶呢?”

  杨刚一脸认真说道:“那便捅破这天,屠尽谪仙!”

  ……

  一刻钟后,

  杨刚与丁瑶并肩从剑冢离开。

  看着二人渐行渐远,

  开阳峰首座忍不住主动开口问道:“大师兄,真的就让小师妹继续跟在杨刚身边?”

  天枢子反问道:“要不然呢?把小师妹强行留在剑宗,又有何意义?上一世,为了开天,为了屠仙,我们已经亏欠她太多太多,这一世,我们有什么理由继续让她在剑宗苦修一生?”

  天璇峰首座接话道:“可杨刚……”

  天枢子摆手打断,平静说道:“虽然杨刚的回答并不是我想要最佳答案,可我们已经确定,他骨子里跟我们剑宗是同路人,他能护住小师妹,单凭这一点,就已经足矣。”

  另一头,

  杨刚与丁瑶二人在剑宗漫步,却诡异的都并未开口。

  一路来到摇光峰,

  兜兜转转,来到山巅一处宅院,丁瑶突然主动开口说道:“这里,应该就是我清修之所。”

  话落,

  不等杨刚接话,丁瑶突然转身面向杨刚,“有件事我一直都没说,其实此次重塑剑体之后,我记起来很多事,也忘记了很多事,就仿佛,好多记忆都已经被剑意切割的支离破碎,比如,你到底是谁?”

  “?”

  杨刚满脸都是愕然,“不是,你连我是谁都不记得,就要跟我一起离开剑宗?”

  丁瑶想了想,坦然回道:“我不记得你是谁,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我最亲近的人。”

  “……”

  杨刚满脸头疼的揉了揉脑门,“我是杨刚。”

  丁瑶轻轻点了点下巴,“你好,我是丁瑶,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我之间,到底都发生过什么?”

  从日落到半夜,

  杨刚一直都在跟丁瑶讲述二人的过往。

  最后,

  杨刚直视着丁瑶,“在进入剑冢闭关之前,你曾答应过我,等你出关,就跟我入洞房。”

  丁瑶微微颔首,满脸淡漠说道:“好,那便来吧。”

  “?????”

  不是,什么就那便来吧?

  你脸上是什么表情?

  算了算了,感情这种事情,可以日后再说。

  日复一日,

  日久生情,

  以前杨刚与丁瑶就是这样做的,现在,大不了再做一次。

  一盏茶后,

  【嘭】的一声,杨刚被剑气硬生生击飞!

  凸(艹皿艹)!

  倒不是丁瑶有意不从,

  而是,似乎丁瑶重塑剑体之后,杨刚根本就进不去了!

  天生剑体,

  就意味着丁瑶本身就是一把剑!一把绝世好剑!

  杨刚想要一针见血,

  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

  连特么门都进不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c。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