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处分_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书荒啦文学网 > 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 第 11 章 处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11 章 处分

  “臭小子,你疯了?!”张剑山一步跨上来揪着路川的领子把他往后拉。

  魏芳怕路川把对方惹急了,对方真拿着东西去报警,皮鞋在光洁的地板上踩得“啪啪”响,和张剑山一起拦着还要往前走的路川:“你快给人家家长道歉!”

  路川混劲儿上来谁也拦不住,他拨开张剑山拦着他的胳膊,任由魏芳拽着他身后的衣服,抬手指着被那女人放在桌子上的那摞纸:“你把那报告拿来给老子看看是真的假的,我还不信了,没被碰过的耳朵是怎么穿孔的。”

  “被空气穿的?”路川从嗓子里发出冷笑,“那空气可是真够牛逼的。”

  那女人笑了笑,抱着臂:“没碰又怎么样,你只知道我有东西说不定能让你进少管所就行了。”

  站在路川身边的于朝闻言眉心蹙了一下,上前一步,挡在路川身前,看着那女人语气平静:“既然你认定是我做的,要告就告我一个人就行了,不用把其它没有关系的人扯进来。”

  一旁还抱着路川的腰拦着他让他不要冲动的张剑山扭过头来,咬着牙低声对于朝道:“告什么告啊,你俩能不能都别添乱。”

  路川现在也琢磨不透于朝到底为什么非要把这个错往自己身上揽,听那女人话的意思明明那孩子就没有耳膜穿孔。

  路川这人一向敢作敢当,做过的事儿就没有不认的道理,但他没干过的事儿也休想往他头顶上扣,往于朝头顶扣更不行!

  “你他妈!!”路川隔开张剑山就又要往那个女人站着的地方走,被魏芳眼疾手快地上前挡住了。

  路川隔着身前的魏芳,手指点着那女人的鼻子,恶狠狠道:“你他妈敢往老子和于朝头上扣屎盆子......”

  “路川!!”老蔡抬手砸在桌面上,企图震住现在这个混乱的局面。

  那女人没躲路川的手,从包里掏出手机对着路川,好像是在拍照片或者拍视频,侧头皮笑肉不笑地对老蔡道:“你看看,这就是你们学生的素质,怎么,还准备打我?”

  “我他妈就打你了!不是耳膜穿孔吗?我也让你耳膜穿孔!”路川不顾魏芳和张剑山的阻拦还要往前走。

  于朝抬手拉住他的胳膊,声音不高,但足以让路川听清他说的话。

  “你冷静点儿。”

  “我没法冷静。”路川扯了扯自己的领子,对上于朝的视线,“他妈的她不仅污蔑我,还污蔑你!”

  说罢路川转头极有气势地盯着那女人身边的男孩儿:“你说那天我们两个打你了吗?”

  那男孩儿不高,估计也就初一,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阵仗。

  他看看老蔡,又看看路川和于朝,最后瞥了眼他妈,接着声音有些不太自然地说了句“打了”,然后往他妈身边再次站了站。

  那女人手摸在他儿子的后脑勺上,嘴角还是那种没扯动肌肉神经的笑。

  路川直接气笑了,从嗓子里挤出一声“艹。”

  这场闹剧几乎持续到午饭时间。

  上午第五节课下课的铃声打响,安静的校园渐渐重新喧闹起来,那女人临走之前给老蔡扔下一句晚上得不到校方处理结果她就把那叠资料和视频扔到警察局。

  “你看看你刚才像什么样子!你以为你是什么?古惑仔?!”张剑山路川气得心肝脾肺都是疼的,银色的保温瓶在桌子上敲得“砰砰”响。

  路川梗着脖子,在这种事情上绝不可能退步:“她污蔑我们。”

  “那是污蔑不污蔑的事儿吗!是人家手上有视频有诊断报告!就算是假的又怎么样,能让你俩进局子!“老蔡背着手在桌子前走来走去,眉头皱得像包子褶儿,“激怒她对你有什么好处??”

  老蔡一抬手指着于朝,因为情绪激动都喷出了些唾沫星子:“你是真想让他进拘留所蹲两天??”

  老蔡提到于朝,路川才意识到这不仅仅是自己的事儿,还关系到另一个人,他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把胸前的拉链拉到最上面,终于是没再顶嘴。

  老蔡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现在知道事情严重了,想到你兄弟了?知道为了你兄弟闭嘴了?!你说说你爸那么个老实憨厚不爱说话的人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成天怼天怼地的儿子!”

  “基因突变。”路川没忍住。

  “你还顶嘴?!!”老蔡对着路川吼了一声。

  路川抖了抖腿没再说话。

  “行了。”老蔡在自己位置上坐下,对着还杵在办公室中央的两个人向门口挥了挥手,“把你俩家长叫过来见我一趟,现在你俩去五楼最旁边的那个空自习室给我学习,没我的话谁都不许回班上课!”

  于朝开口,一如既往的语调没什么起伏:“叫我自己的就行了,对方家长没告别人......”

  路川觉得于朝真是脑子有病,再这样下去他真要怀疑于朝也喜欢自己了。

  十几岁的大男孩儿那莫名其妙的好胜心再次起来,路川拧着脖子打断于朝的话:“叫我的,他又不是主犯......”

  “别让我再跟你俩发火儿!”老蔡拍拍桌子,头疼地看着他俩,“抢着揽罪揽上瘾了是吧!都得给我把家长叫来!你俩的,一个都不许少!”

  老蔡说完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滚去给我学习去,你俩我现在一个也不想看见!”

  两人被从政教处轰出来,往走廊另一边空着的那个自习室走去。

  那个自习室是给晚上放学不回家,还要留在学校学习的学生用的,现在还是白天,没人。

  宁安一高作为全市重点中的重点,政府给拨的钱多,学校也建的气派。

  高一教学楼一共五层,每层的教室都又亮又宽敞,就连两人现在正在走的走廊也是,很宽,并排走七八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但于朝和路川两人并没有走一排,而是前后脚落了有半米的距离。

  路川提溜着书包走在后面,斜前方的人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没表情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路川视线收回来,也没开口。

  刚经历过一场腥风血雨,有点儿累,他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况且于朝看着也不像想说话的样子。

  “你要坐哪儿?”走到门口的时候路川问前面的于朝。

  “就那儿吧。”于朝下巴点了点靠窗的两排。

  路川点头,没多话,掂着书包进去,把包扔到第三排靠窗最里面的位置,脚把椅子勾出来,一屁股坐下去,掏出手机开始联系路建山。

  路川坐下没两秒,在门口落了他两步的人就坐了过来。

  那人没看他,直接在他左手边跟他隔了一个空位的位置上坐下,也掏出手机开始看。

  路川侧眼,视线在于朝身上落了一下,然后扭过来接着给路建山发消息。

  一时间两人默契地都没说话。

  路建山忙,路川基本上找他十次,九次都找不到。

  现在这大白天的工作时间,路川这么冷不丁地发消息过去,十有八九等到人回要等好一会儿了。

  路川再三看了看消息界面,确定没人回之后,把微信和短信框都关掉,刷起了微博。

  路川刷了一会儿,感觉左手边的人动了动,好像站了身,他转头过去。

  ”你去哪儿?“路川问于朝。

  “下去拿书包。”

  于朝脸上还架着那副一直没摘掉的金丝边眼镜,路川目光在上面落了落,移开视线:“嗯。”

  没两分钟,于朝提着书包回来重新在路川旁边落座,他从书包里又掏出几张卷子。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毕竟中间还隔了一个位置,路川也不好伸头看,只扫了一眼,感觉像是于朝上午掏的那几张卷子。

  路川“啧”了一下,挺佩服于朝现在还有闲心补作业的。

  路川没事干,倚着窗户刷完微博看球赛直播,一场球赛看完又调出微信,路建山还是没回消息。路川皱了皱眉,给路建山的秘书又发过去一条。

  接着像是想起什么,转头问身边的人:“你跟家长说过了?他们怎么说。”

  身边人的作业貌似已经补完了,此时拿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教辅,在上面圈圈写写。m..coma

  不知道是不是路川看花了眼,他总觉得他在问于朝这个问题的时候罕见地从于朝脸上看到了点儿从未见过的表情。

  好像是一瞬间的怔楞。

  紧接着他就听于朝道:“发了,没回。”

  路川点头,还在奇怪于朝刚刚的反应想再看看于朝的表情时,男生已经垂过头接着刷题了。

  路川抬手摸了下自己的鼻尖,觉得自己看花了眼,也转回头接着玩手机。

  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坐了一下午,一个玩手机,一个刷题,倒也有种说不上来的宁静与惬意。

  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两人的家长还没有一个出现,但魏芳来了,还带来了学校的最后处理结果——路川劝退,于朝留校察看,记大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c。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