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提前更新_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书荒啦文学网 > 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 第 16 章 提前更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16 章 提前更新

  “嗯。”于朝极其冷淡地应了一声。

  “你问这个干嘛?”魏芳反应过来。

  路川好奇,跟着魏芳的视线扭过去看于朝。

  旁边的几间教室还在装修,没开灯,只有离他们七八米远的政教处开着白炽灯,光勉强照过来了点儿,让他们站的地方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

  他们站的地方是五层走廊的拐角,风从外灌进来,路川扭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于朝的领子被吹得折了个角。

  他听到于朝有些没大没小地道:“没事儿,随便问问。”

  魏芳因为他们的事情急得团团转,根本没注意于朝这句话回答得有多“不恭敬”。

  说话间魏芳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魏芳没接,拿起来看了一眼。

  路川站得近,瞄到了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老蔡”,估计是等不及了打来催他们的。

  魏芳眉心皱成了一道“川”,跺了跺脚,来回走了两步,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嘱咐他们两个。

  “等会儿进去你们两个能不说话就不要说。”魏芳指着路川,“特别是你,你再想给我动手你看你爹来了我怎么给他告状。”

  说罢魏芳又看了看于朝欲言又止。

  她不是于朝的班主任,于朝的班主任出了点事儿最近在谈辞职,现在到这个节骨眼儿上了,魏芳也来不及打电话问她于朝的家里事儿。

  关于于朝......她只知道于朝貌似确实是没什么家人,先前入学时的相关手续是学校里再往上的领导直接给他办的,她官职没那么大,也没那么好奇,所以从来也没多过问过这个事。

  只是现在......

  魏芳犹豫了一下,还是看着于朝开口道:“你再联系一下家长,能来尽快来。”

  “把孩子扔学校就不管了?怎么当的爹妈......”魏芳今年四十三,孩子跟于朝和路川差不多大,没见过这么不操心的爸妈,忍不住多嘴了两句。

  “有什么事儿学校会尽量给你们兜着的,记住别犟嘴别动手。”魏芳再三嘱咐后才带着他们再次往政教处走。

  还没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的尖细女声:“三十不行,怎么着也要五十,那个路什么他爸不是开公司的吗,为了儿子掏个五十万怎么了......”

  路川冷哼一声往脚边啐了一口:“有他妈老子也不给她。”

  魏芳扭过来手捏他肩膀:“刚跟你说什么,你别给我闹事儿。”

  “你看着他点儿。”魏芳对着于朝指指路川。

  路川斜眼瞟了下身边面无表情站得板正的于朝,心道他看着我?把这人惹急了说不定比我还狂。

  “诶哟,来了。”三人一在门口露头,那女人就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她笑吟吟地看向路川和于朝,“阿姨等你们都等快半个小时了。”

  “王曼阿姨。”她笑着自我介绍。

  路川压着脾气低哼了一声,觉得有些人也真是脸大,还阿姨,老子他妈是你爷爷。

  “你们赔偿金怎么商量的?”王曼后退两步重新坐下。

  她左手边站着她儿子,右手边站着她老公,她自己坐在中间的椅子上,一把荧光绿的塑料椅被她敲着二郎腿坐得跟慈禧的凤塌一样。

  老蔡挠着他的地中海,脸愁得路川觉得比他家菜园里老路头种得苦瓜还苦:“赔偿金的事儿咱再商量一下,一家五十万,实在是有点儿太多了。”

  “多吗?”女人还是那副得理不饶人的嘴脸。

  路川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两下,他往于朝身后站了站,拿出来看。

  两个未接来电,还有几条微信,全部来自路建山。

  路建山估计有点急,消息里还有几个很明显的错别字。

  老路头:「爹刚下飞机,正带着人往你学校赶。」

  老路头:「儿子你别怕,我倒要看看是谁要往我儿子头上扣屎盆子。」

  路川嗤笑一声,但再开口说话时,语气里明显带些刚才不曾有的愉悦。

  他瞅了眼房间中央还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几个人,胳膊肘撞了下于朝,压着声调却没压住语气的上扬:“老路头在路上了。”

  于朝“嗯”了一声,抬眼扫了下身边的人,男生下巴微微扬着,像是得知有了依靠后更加无所顾忌往前扑腾的雏鸟。

  于朝神情淡淡:“恭喜,我家长还没回我。”

  路川摆摆手,唇往上翘着:“我爹就是你爹......”

  “你们两个在那儿站着干什么呢?”王曼被老蔡劝烦了,手直接点着角落里的路川和于朝换了攻击目标,“你们两个在那儿窃窃私语什么呢,别不是不想给钱吧。”

  “老子缺你那仨核桃俩枣?”路川出声,气势不减。

  “你说什么?”王曼抱着的臂松下来,扬了扬声,仿佛不能相信路川这个时候还敢反驳她,“哟,那你给钱啊?你躲在角落里干什么,没出息的缩头乌龟。”

  魏芳脾气也爆,闻言直接忍不住怼她:“你说话放尊重点儿!赔钱处罚都按你们说的在商量了,侮辱我们学生......”

  “我就侮辱他们怎么了。”王曼尖着声音“呵笑”一声,“到现在家长还没来,有爹妈生没爹妈教的东西。”

  “东西”两个字王曼说得轻飘飘的,挺不屑的语气。

  “艹!”路川实在忍不住咬着牙暗骂一声,刚是不想给路建山惹事儿也不想连累于朝才没说话,这他妈现在都说到他和于朝老子身上了,他再忍他就是孙子。

  王曼下巴侧到一遍,斜眼又瞥了瞥于朝和路川,还再撇着嘴喋喋不休:“真可怜,以后也不知道能长成什么玩意儿......”

  路川朝脚边“呸”了一口,左手拎起脚边的书包就要往王曼站的地方抡,没想到被旁边站着的于朝抢先一步

  于朝弯腰抓着地上的一个木凳子抬手就砸到了王曼脚边的地上,“砰”一声巨响,王曼尖叫一声,拽着他儿子往后连退几步,拧着眉抬脸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两步上前的于朝指着了鼻子。

  “你他娘的再说一遍!”于朝指着王曼的鼻子,一字一顿恶狠狠道。

  于朝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堵在心口的那口郁气终于爆发了,他今天认这个错就是为了看他的那些“家人”到底会不会来领他,是的,他赌错了,他都留校察看了,还他妈没一个人来!

  王曼说的对,他就是有爹妈生没爹妈管。

  于朝一腔的火儿没处撒,已经快把他整个人顶爆了,他食指尖几乎戳在了王曼的鼻骨上:“你他娘的再说一遍!老子就是没人管也用不着你他妈的在这儿说!”无广告网am~w~w.

  “于朝!”魏芳伸手去压于朝的胳膊。

  然而气急的于朝根本谁也拦不住,他挥开魏芳的手,眼睛透着微红的血丝,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路川因为于朝突然上来的脾气楞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下意识也要去拦于朝。

  于朝念在王曼是女人没动手,但脾气上来了控制不住他也没往后退。

  王曼的老公腆着啤酒肚捏着拳往于朝脸上挥:“逼崽子,你想打谁呢!”

  于朝侧脸避开,但距离太近,还是被王曼老公手上戴着的表刮到了下巴。

  金属扣坚硬,于朝下巴一下就有了道血痕。

  然而于朝这边还没说话,王曼倒开始贼喊捉贼,她举着手机对着于朝和路川录像:“打人了啊,宁安一高的学生打人了!”

  “艹你娘的,我丫的就还就打你了!”路川揪着王曼老公的头发把他头往墙上磕。

  “路川,你送手!”张剑山从另一侧绕过来。

  “没爹娘养的东西。”王曼好像是察觉到了这句能戳到于朝的痛处,捏着嗓子又重复了一遍。

  于朝一脚踹在刚被他砸在地上的木凳子上,凳子翘起来撞在旁边的桌子腿儿上,再次发出一声巨响。

  张剑山是个老好人,他一面拦着于朝一面对王曼打笑脸:“你别录了,我们学生打人是不对,你不是想要赔钱吗,你把手机收起来我们好商量。”

  “商量个屁。”王曼往后两步站在椅子上,举着手机居高临下地指着于朝和路川,声音尖细得让人恶心:“现在光赔钱不管用了,敢打我,我要让他们两个跪下给我道歉。”

  她一字一顿,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大脸,让我儿子给她跪下道歉。”中气十足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路川几人回头望去。

  路建山身上一身工整的衬衣西裤,背着手笑眯眯地从门外走进来。

  当然不止他,身后还跟了男男女女几个人,那几个男女同样一身正装。

  路川眼尖,一眼认出来路建山身后的几人是禄山集团法务部的,打头的是路建山的多年好友,这么多年纵横各种官司鲜少败诉过的郭伯伯。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c。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