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一更_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书荒啦文学网 > 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 第 23 章 一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23 章 一更

  究竟怎么分组估计老师们提前商量了一下,早自习结束的时候老张头拿了个名单过来,让点到名的那一半提着书包现在跟他去一班。

  将近三十个人站在班门口的走廊上排队,吵吵嚷嚷的,闹腾得像个菜市场。

  张剑山把手里的扇子往金属栏杆上敲了两下,背着手虎着脸假凶:“都给我闭嘴,让你们说话了吗!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等会儿到一班别说是我的学生!”

  下面有人接腔:“我们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了吗?”

  这人这句话接的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围成一团的学生偏偏全都哄笑起来。

  上学的时候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写作业,压力大,乐子少,有个什么都能笑很久。

  张剑山在一片笑声中再次敲了敲栏杆,点着那个接话学生的名字:“闫临!是不是不接话你活不了!”

  接着他又用手里的扇子遥远地点了点阿伍:“吴天伍!吃吃吃,你一天到晚除了吃还回干别的不会,上星期体检你有二百斤没?”

  一个小时之内被打击了两次的阿伍哭丧着脸放下手里的沙琪玛。

  他想了想,抬手没什么气势地抗议道:“没,我只有一百九十九!”

  周围瞬间又是一片笑声。

  但大多都是善意的。

  阿伍脾气好,在班里人缘不差,有调皮的男孩子为他鸣不平,嬉皮笑脸地问张剑山多重,怎么还嘲笑别人。

  张剑山一瞪眼,点着手里的扇子:“我哪嘲笑他了,我的意思是让他别老师讲话的时候吃东西。”

  “哥,你吃不吃?”阿伍因为爱吃从小就胖,所以对别人怎么说他并不是很在意。

  路川一转过去就看到阿伍撑开的包里一袋子的零食甜点。

  “不吃。”路川靠着墙瞥了他一眼,抬手在已经吃掉了半盒的巧克力上点了点,“你那牙要是不想要了给我说,我直接给你打掉。”

  阿伍一个一米八二百斤的大汉跟小女孩儿似的没甜的不行,一口大白牙已经坏了四颗了。

  “哦。”

  阿伍揉揉脸,把自己像垃圾袋一样的大黑包拉好。

  路川无奈地摇了下头,移开视线。

  最前面的张剑山还在讲关于学习互助小组的注意事项,他没在听了,在想别的事。

  昨天晚上于朝回答他关于来电显示的疑问时他没睡,只是敏感地意识到于朝好像不怎么想提这件事,所以装作快睡着的样子,免得于朝尴尬。

  家人,什么家人?

  谁是家人?袁倩还是袁立德?

  路川疑问颇多,却一个也找不出答案。

  “哥,川哥!”已经跟着队伍走出去两步的阿伍回头喊路川。

  路川直起靠在墙上的身子,一面往前走跟上队伍,一面懒散地应道:“来了。”

  浩浩荡荡的一队人从走廊这头走到那头,期间还路过了同样“浩浩荡荡”往他们班去的一班人。

  估计是挑出来和他们对调的“那部分”。

  阿伍一边啃着手里苹果一边伸着脖子往身边和他们擦肩而过的队伍里张望。

  “你看什么呢?”路川两手插在裤兜里,脚不抬地往前走,鞋底拖着地。

  阿伍回过神:“在看有没有于朝。”

  路川跟着阿伍的目光看过去,视线在里面扫了一下,没看到和自己身上这件同款的卫衣。

  “他不在。”路川视线收回来。

  “啊?是吗?”阿伍挠了挠头,“那么多人,我还没看完。”

  路川点头:“嗯,他不在。”

  早上老三离开三班前交代阿伍,让他时刻关注路川和于朝的动态,随时跟自己联系。

  阿伍这工作完成得很好,即使路川已经说过于朝不在那堆人里面了,他还是兢兢业业地把整个队列的人从前往后认真辨别了一遍。

  收回目光的阿伍扭过来,问路川:“你怎么看的那么快。”

  路川看阿伍一眼,轻笑了一声,没说话。

  从一堆人里一眼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大概是每个人喜欢上一个人时的本能。

  “跟你说你也不懂。”路川把手上的校服外套系在脖子上。

  “进去先随便找个空位坐下,等会儿等魏芳老师过来,在跟你们说怎么组互助小组。”

  张剑山大手一挥,一群兔崽子跟放了风一样拎着书包衣服往一班教室里面蹿,想抢在前面挑一个自己喜欢的位置。

  “刘可人你叫什么呢!就你会呲着牙笑是不是?”张剑山手在黑板上敲敲,努力维持纪律,“都不许说话!让你们找个位置坐下,都用嘴找的是不是!”

  路川没跟那群猴子挤,慢慢悠悠地落在了最后面,他左手勾在书包上端提拉的地方把整个书包甩在背后,右手插在裤兜里,站在教室门口,视线在整个教室里扫了下,落在第三排靠窗的人身上。

  听说一班的座位是根据成绩选的,看来于朝跟他一样,喜欢坐在窗边。

  一班教室的所有座位一共是八列,每两小列挨在一起组成一大列。

  于朝坐的是靠窗的第八列,身边的位子空着。

  他正低头看着桌上摊着的练习册,右手转着一支签字笔,转几转在练习册上写一下,转几转在练习册上写一下,大概是在做英语或者什么的选择题。

  很认真,周围所有的笑声和说话声仿佛都和他没有关系。

  他前桌的两个男生貌似认识,互相用拳头抵肩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他的桌子,响动不小。但于朝照样是没抬头,连转笔做题的节奏都没被打断。

  甚至因为他表现得一点儿都没被打扰到,前桌两个男生扭过来说“对不起”的时候还尴尬了一下。

  “哥,你不进去吗?”阿伍抱着包,跟路川一起挤在门口,门太窄,有些委屈了他壮硕的身子。

  “等会儿。”路川眼神没离开于朝,下巴朝里面随意点了一下,“你先进去吧。”

  阿伍呆愣地挠了挠自己的下巴,“哦”了一声转身朝里面走了。

  于朝名声在外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学习好,一个是长得帅。

  抛开性格和其他特长不说,光这两条扔出去,在青春期少女心里已经是王炸了。

  路川站得远,整个教室什么情况基本上一眼扫过去就能看出个大概。

  距离张剑山发布“选位置”的号令已经过去几分钟了,教室里空着的位置被占去了一大半。

  但于朝旁边的那个还空着。

  无论是想提高分数的学生,还是怀春的少女,总之想坐过去的人不少。

  但奈何于朝气场太强,以于朝为中心方圆五米站了好几撮人,愣是没一个敢上去的。

  路川歪着头,把背后的书包往上提了提,抬脚准备往于朝的方向走。

  刚走了几步从他后面挤过一个女生。

  扎个高马尾,校服的两个袖子都被她撸到肘间,路过路川的时候还拿手拍了拍他的胳膊。

  声音挺豪气的,说了句“让让,校霸”。

  路川和于朝一样名声在外,他自认自己挺亲和的,所以他也不明白大家为什么见了他喜欢绕着走。

  总之冷不丁突然钻出个“不怕他”的,路川也是被拍的一愣。

  就路川愣神的这两秒间,那女生已经抢了先机,几步小跑到于朝坐着的地方,站在过道里,跟于朝隔了一个座位,抬手磕了磕于朝的桌面。m..coma

  于朝:?

  路川看于朝那表情估计刚张剑山叽里呱啦说的一通他一句也没听见。

  果然,于朝下一句,就验证了他的猜想。

  于朝手上的黑色水笔极其流畅地又转了一圈,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女生:“有事儿?”

  “学霸,我想坐你旁边。”女生爽朗一笑,说话挺直率的,对路川和于朝的称呼也言简意赅。

  于朝的眼神看着很莫名,非常有一种“你想坐坐呗,这是我旁边的位置又不是我的位置,问我干什么,跟我有个鸡毛关系”的意思。

  路川笑了一下,觉得有意思,左右看了一下,就近找了个空桌子,靠坐在桌子上准备看戏。

  空桌子旁的那个座位上的男生抬头,两只手还展着语文书,貌似在背课文。

  他呆愣的眼神透过厚厚的镜片落在路川身上,好心提醒道:“这儿有人......”

  路川的脚一下一下在地上打着拍子,抽了在于朝身上的目光,往这男生这边儿斜了一眼:“我坐坐。”

  “好的。”男生答得爽快,闭嘴扭了回去。

  路川觉得自己刚笑得挺“和蔼”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旁边这个“黑框四眼儿”扭回去后肩就抖得跟筛子一样。

  自认为和于朝的关系有了大踏步前进的路川心情不错,难得地好心了一下,不想因为自己坐在这儿而给旁边那男生带来什么困扰,于是他倾身拍了拍“黑框四眼儿”的肩,声音刻意温和了点儿道:“你抖什么,我又吃不了你。”

  但路川不知道,他自以为的“如沐春风”的笑看在“四眼儿”眼里就是“恶魔的微笑”,说的话听在“四眼儿”耳朵里也直接翻译成了“你再抖试试,你看我会不会吃了你。”

  所以......

  路川手离开“四眼儿”的肩后,他的背比刚刚抖得更狠了点儿。

  路川点了点眉,轻“啧”一声,不再管他了。

  除了面对于朝,其他时候他好像耐心都不是很多。

  路川没挪位置,抬眼又往几步外于朝那边看去。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剩下的陆陆续续也都凑上去了。

  只这一会儿功夫,于朝旁边的过道里就已经排了三个女生和一个男生。

  几个人还挺有素质,竖着排成了一队。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扎双马尾的女孩子,长得白净,脸圆圆的,她说了半句推了下眼镜,有点害羞,后半句没接着说下去。

  她身后的女生可能是她朋友,肩膀撞了撞她的肩膀,给了她个“加油”的眼神。

  那女生收到鼓励,鼓了鼓勇气看着于朝接着道:“我也想坐这里,我上次考了年级第二十三,我有些学习上的问题想请教......”

  这女孩儿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儿奶,软软的,听的出来不是刻意在捏着嗓子说话,而是嗓音本来就是这样。

  长相,声音都是青春期男孩儿喜欢的样子......路川从靠坐着的桌子站起来,心里突然有那么点儿不舒服。

  他视线再次往排着的那条队上扫了扫,排着队的几个人无一例外地都在用有些“期待”的眼神看着于朝,希望于朝能选自己。

  路川眯了眯眼,手垂在身边,在裤缝上敲了两下。

  挺招蜂引蝶的啊。

  路川走路带风,斜背着书包几步跨过去,直戳戳地往“队伍末尾”一站。

  即使不看“背景”与“头衔”,也不得不说路川这人其实挺招眼的。

  人天生喜欢好看的事物,无论是东西还是人,即使是吃饭,中国从古至今也讲究一个色香味俱全。

  路川胳膊长腿长,人高,而且不仅瘦,天生骨架长得好,穿什么都好看,所以先不说那张惹人眼的脸,就是给他戴个口罩把他扔到人堆里,也是一眼望过去就想掏手机拍照片的帅哥。

  于朝旁边那几个人刚刚是因为注意力全在于朝身上才没看到路川,此时路川不仅站到了他们的“队伍”里,走过来的时候因为背后的书包撞到了桌椅还发出了不小的声音,所以现在还注意不到路川可能就是“瞎子”或者“聋子”了。

  排在路川前面的几个人都纷纷回头看过来。

  路川也不说话,就垮着个身子看回去。

  几人对看了几秒,队伍里唯一一个男生大着胆子问道:“请问你是......”

  那个男生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坐着的于朝打断。

  于朝一只手搭在后桌的桌子上,另一只手还捏着笔,回头看着路川:“你干什么?”

  路川笑了一下,抬手把自己脖子上的外套拽松了点儿:“来领爱的号码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c。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