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提前更新~_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书荒啦文学网 > 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 第 27 章 提前更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27 章 提前更新~

  并不算大的玻璃桌旁团团围了四个人,于朝视线扫了一圈:“谁说要教你们了?”

  路川一手撑在桌面上,支着下巴,看着老三,阿伍和延宏:“就是,谁说教你们了?”

  “去去去。”路川对着他们摆摆手,“不教外人。”

  “还有你。”于朝偏头,看路川,“也不教你。”

  “我?”路川摸摸自己的下巴,笑着“我不是外人。”

  路川往于朝身边靠了靠,压着声音:“我们是睡过一张床的关系。”

  于朝垂眼,目光在几乎贴着他坐的人身上落了落,没说话。

  圆桌并不大,围着的五把椅子是勉强塞下的,路川和于朝椅子抵椅子,刚说话的时候因为往这边靠了靠,路川的腿不经意地就顶到了于朝的腿。

  于朝没动,就任由路川腿上的棉麻布料蹭着他的膝盖。

  延宏伸手在两人面前的桌面上拍拍:“不许打感情牌,你们俩就是穿过同一条裤子也不行。”

  “嘿,你还真别说。”一听到“同一条裤子”路川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回味似的眼神飘忽了一下,“我们还真穿过。”

  路川再次往于朝身边靠了靠,眼里带笑地看着他:“我的内裤......”

  于朝冷笑一声:“穿着呢,你要不要检查。”

  “哟,这么主动?”说着路川就要把手伸过去,没想到伸到一半在空中被人摁住。

  于朝和路川说话的声音低,老三没听到,只看到了路川的动作。

  他吓了一跳地从身后拦腰抱住路川,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还上手?!霸王硬上弓你也挑个时候啊!!”

  注意到动静的延宏扶了下眼镜也看过来:“注意影响。”

  路川“嘶”了一声,一条胳膊搭在于朝背后的椅子靠背上,坐直身体,觉得这三个瓦亮瓦亮的大灯泡不仅碍眼还会说话。

  有些讨厌啊。路川在心里慢条斯理地感叹着。

  延宏把手上的书页折了个角。

  语文这东西是靠长期积累的,提高成绩比较慢,关于文言文的东西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问不出来什么。

  好不容易能和于朝一起学会儿习,她打算先问问理科的东西。

  延宏学习好,基本每次考试都在年级前五十,她最近在准备物理奥赛,有几道题一直搞不太明白。

  她从包里把错题集拿出来,翻到折角的那一页推过去给于朝看:“这道计算题我总觉得我的步骤有些繁琐,有更简便的方法吗?是不是要用柯尼希定理?“”

  路川觉得学习要有学习的样子,于是他从阿伍的包里翻出来两片儿边角都卷了的纸,拿着笔伸了伸头试图参加讨论:“什么柯尼希定律?我怎么不知道数学还有这定理。”

  “你当然不知道。”于朝回头一言难尽地看着他,“因为这是物理。”

  “哦。”路川一点儿也不觉得尴尬,反正他也不知道物理有这定理。

  延宏好心解释:“柯尼希定理的意思是质点系的动能等于质心平动动能与相对质心平动坐标系运动……,算了,平常考试也不会用到,你不用学这个。”

  “嗯。”路川并不太在意柯尼希定理是什么,“我只知道开普勒第三定律。”

  抄作业不是白抄的,好得记住了几个公式。

  老三举着脑袋像在听天书:“开普啥那啥是什么?我只知道欧姆定律。”

  阿伍跟着满脑袋问号地接着提问:“欧啥定律是什么?”

  于朝:“……”

  说话间于朝已经在延宏指的那道题下写完了几个公式,延宏脑袋聪明,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于朝提供了一个新思路。

  于朝把书推回延宏面前:“大概是这个逻辑,你再把细节捋顺一下。”

  说完于朝又看向路川,唇抿了一下,停了有个两秒,音调并不高:“你有什么要问的直接微信发给我。”

  “你们两个。”于朝说完又头痛地指了指老三和阿伍,“你们两个不用学了,直接放弃就行了。”

  “为啥?为啥我俩直接放弃?”老三也不知道哪来的胜负欲,拉着阿伍愤愤不平,“我俩也要学习!”

  于朝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一点都不留情面:“做梦可以,但要等到晚上。”

  延宏在刚才的那道题下简单地写了两行笔记,坐直了些,决定好心帮帮这三个“想学习”的同学:“你们需要先从基础的补起,这样,你们加我一个微信,下周末我们约个时间,先从最基础的……”

  “不用。”路川轻推开延宏递手机过来的手,“没事儿,我们就跟着你们学。”

  路川说这话的时候还对着于朝抛了个媚眼。

  于朝看到路川半挑的眉毛整个人沉默了两秒,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他合上手里的书,把延宏手上刚想给他看的语文作业拿过来,“行,那我们先来讲一下关于文言文阅读的几个技巧。”

  于朝瞥了路川一眼,挑了延宏翻译得不太对的一句,声音一本正经,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比如‘少好学以辩博能属文闻于郡中年十八选为博士弟子至府受遗太守闻其有异材召见军’这句,首先把几个重点词语的意思翻译出来,像是‘好学’是‘爱学习’的意思……重点词语的意思都翻出来之后再把介词圈出来,确定好整个句子主谓宾的关系,调整成完整的长句,所以这句翻译出来就是‘年轻时爱好学习,因为善辩博闻会写文章而在郡中闻名。十八岁时,被选举为博士弟子……就召见了他。’

  “对这句的翻译谁还有什么疑问吗?”于朝看着几人。

  “没有了。”延宏一面做笔记一面摇头。

  阿伍左右看了看颤颤巍巍举手。

  “我想知道为什么古人十八岁就能当博士了……”他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算,“我十八高中还没毕业。”

  老三大力地拍了下阿伍的肩膀:“你傻啊,古人寿命短,说不定就能活到三十,要是像咱们高中大学什么的全读完再读博士,说不定还没读上就嗝屁了,所以他们得跳级上吧。”

  “你说我说得对不对,于学霸。”老三冲于朝弹了下舌。

  于朝闭了闭眼,忍无可忍纠正他:“古代的‘博士’意思和现在的不一样,古代的‘博士’指的是种学官。”

  “‘因为善辩博闻会写文章……’”老三嘟囔着,他一时学兴大发,两只眼睛充满好奇地看着于朝,“古人学不学数学啊?”

  “物理呢?”阿伍补充。

  于朝忍着耐心回答两人:“学,但不重视。”

  “关于这句的翻译都还有没有疑问了?”于朝被老三和阿伍吵吵得头痛,皱眉扣扣桌子,把话题拉回来。

  “有。”胳膊撑在桌面手支着脑袋的路川举起了另一只手。

  于朝虽然人冷,但在分享知识这方面从不吝啬。

  他点了下下巴,看着路川:“说。”

  路川眯眼看着于朝,唇边的笑像浸了酒。

  他手指在这道题上点了点:“我想知道学会了这道题你会和我谈恋爱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c。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