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早夏_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书荒啦文学网 > 为你上清华你却报了北大? > 第 6 章 早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 6 章 早夏

  托于朝的福,路川到家的时候还赶上了半场球赛。

  路川放学的时候把前桌数学课代表的卷子带回了家,半抄半写的把数学物理几张卷子写完,英语练习册选择题一蒙,语文作业直接放弃,没到一点就倒床上睡大头觉了。

  但路川也不知道撞了哪门子的邪,一闭眼就是于朝和袁倩在他脑子里满世界晃悠,导致他一点不到上的床,翻来覆去翻到三点半还是毫无睡意,最后翻起来开了几把英雄联盟,六点多直接顶着俩大熊猫眼儿去了学校。

  周二高一楼口正赶上年级长魏芳查迟到。

  魏芳一身板正的黑西装,紧到路川看着头皮都疼的低马尾,脸上架了一副常年不变的黑色塑料框眼镜。

  此时魏芳正扯着路川的后衣领把大摇大摆往楼上走的他从楼梯上拽下来。

  路川把自己的衣服从魏芳手里扯出来,抖了下肩膀,把垮掉的衣服抖整,没皮没脸:“老师,你这样扯一个少男的衣服不好吧。”

  魏芳脚下黑色平底皮鞋的鞋跟在地上踩得“啪啪”响,完全不吃路川插科打诨的这一套,她揪着路川身上的黑色冲锋衣,厉声道:“你怎么又不穿校服。”

  昨天回家的时候路川才发现校服外套上沾上了陈某人画纹身的颜料,他直接丢洗衣机里洗了,后来上床的时候光顾着梦于朝和袁倩了,忘了把衣服从洗衣机里捞出来,今早上想起来去看的时候,打开洗衣机发现衣服已经在里面闷臭了。

  路川没办法,只得又洗了一遍。

  路川右胳膊搭在楼梯扶手上,斜倚着栏杆,站的没个正形:“校服不好看。”

  魏芳气得想拿手里的书拍他:“每回都是你,迟到又不穿校服,今天教育局的来检查,你不穿校服别去给我上操,听见没!”

  “知道了,”路川小拇指挠了挠耳朵敷衍着,“正好可以在教室补觉。”

  “睡什么觉!前三节课别上了,去我办公室给我抄文言文,《烛之武退秦师》给我抄十遍!再给我写篇两千字的检查,少一个字我都叫你家长过来看着你写!”魏芳不愧是教语文的,吵起人来噼里啪啦的,别人根本插不上嘴。

  一楼靠近楼梯的两扇窗户都打开着,风吹进来,有些凉。

  路川把冲锋衣的拉链拉到最上面,拉链的末端顶住他的下巴。

  “我家长忙着赚钱呢,我爹过来看我写检查您又不给他钱,这亏本买卖谁做啊。”路川嬉笑着。

  “路川!!”

  魏芳这声吼的路川觉得说不定四楼的都能听见。

  要不是打人犯法,路川怀疑魏芳的高跟鞋早八百年前就甩他脸上了。

  魏芳气得深吸了几口气,手上的书在楼梯栏杆上敲得“邦邦”响:“三千字检查,一个字不许少!下周一升国旗仪式给我上去读两遍!”

  “我这周升国旗仪式才演过讲,下周又要上去读检查。”路川手肘支在栏杆上托着下巴感慨,“我可真是升国旗仪式的红人。”

  “路川!!”魏芳又是一声吼。

  魏芳是出了名的灭绝师太,高一整个年级都知道宁可迟其它四天的到,也不能迟周二这一天的,不然魏芳能折磨死你。

  早读已经过了一大半,一层靠楼梯这边因为迟到被罚站的还是就只有路川一个。

  魏芳抓不住别的迟到的,干脆就站在这儿和路川鏖战到底了。

  她两个袖子挽到肘间,苦口婆心:“你一天天不是迟到就是翘晚自习,你又不笨,入学的时候还是前二百来着,你就一点儿羞耻心都没有?就不能遵守遵守学校规章制度好好学学习?!”

  这话路川都不知道听多少遍了,他“嗯嗯啊啊”的应着,其实根本没往心里去。

  魏芳见路川没再顶嘴,还以为他有认真听自己说话,接着苦口婆心。

  “你看看有好学生迟到没?我早上见张剑山的时候还听他说前两天在学校前面那个书店碰到你和于朝在那儿买书,你要是真和于朝关系好,也是好事,还能让他带带你学习。你成天没事就是打架闹事儿,往网吧窜,你看看人家于朝,人家放学就回家刷题!”

  路川支着脑袋抬了下眼角。

  哟,那您真是天真,那冰块儿昨儿晚上才和我一起打过架,看那身手,单挑我都不一定是他对手。

  “我今天早上还在一楼男厕所抓到几个吸烟的,你说说,十六七的孩子,抽什么烟啊,”说到这儿魏芳像想起来什么,问路川,“你没抽吧,敢让我知道你也抽你就等着被叫家长吧!”

  路川挑眉,换了只手撑下巴。

  心道,我倒是不抽,但您的宝贝学生,于朝抽。

  魏芳教的是一班的语文,于朝是她的得意门生,既然提起来于朝了,她不免多说了几句。

  “你真的要跟人家于朝好好学学,人家不仅学习好,还遵守学校纪律,你看看于朝,”魏芳推了下眼镜,摊手,“我就从来没见过人家于朝迟到。”

  路川被魏芳讲困了,打了个哈欠,眯眼的时候余光扫到楼栋口的地方闪进来一个人影。

  魏芳看到路川打哈欠,提着声音拿手点了点路川身上的黑色冲锋衣,继续道:“也不会像你一样不穿校服。”

  魏芳话音落,身后响起一个嗓音有些沉的清冷男声。

  “老师,我迟到了。”

  与此同时,那个长长的哈欠终于打完了的路川也意识到了刚刚那个闪进来的人影是谁。

  魏芳转身,和路川的视线同时落在于朝身上。

  男生身上白色的连帽冲锋衣,兜着从一楼窗户吹进来的风鼓起来,像是兜了一袋早夏的青春。无广告网am~w~w.

  “哟,你也迟到了?”路川的语调有些欢快,甚至嘴角的弧度都慢慢弯大,“而且也没穿校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c。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